推荐资讯

就在他们刚走没有两分钟的时间,两辆还算低调的豪车停在了他们家

发布时间:2018-07-05 16:09 浏览:
以沫正躲在被窝里难受的哭鼻子,她说了谎却不知道该怎么圆了,着急又难受,只有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抹眼泪。
 
    听到开门声,还闻到了益母草的味道,她慌忙的擦了擦眼泪,从被窝里坐起来,看着进来的明灿哥。
 
    明灿把还有些热的益母草冲剂放在了床头柜上,把热乎乎的暖宝宝放在了她的小腹部,坐在床沿,温柔的帮她将额前凌乱的发丝撩到耳后,温润的笑着,嗓音磁哑浑厚,“暖暖的会不会好一点儿?”
 
    以沫知道明灿哥一定是知道她没怀孕,哇的一声,像是做错了事还受了很大委屈的孩子,不顾淑女形象的哭了起来。
 
    明灿看她哭的很臭的样子,忍不住的笑了,这个小傻瓜,说个谎都把自己给憋屈成这个样子。
 
    明灿心疼的将她搂在怀里,像个大人哄孩子一样,“好了好了,不哭了哈,有什么大不了的啊,老公我加把劲继续努力,下个月咱就怀上了哈。”
 
    以沫吸着鼻子,哭的身体一颤一颤的,囔着浓重的鼻音问他,“可是,现在家人都知道了,他们一定对我很失望。”
 
    明灿为了哄她不哭,“那就不让他们知道呗,等我们这个月怀上了,再告诉他们就好了。”
 
    以沫觉得有点儿不靠谱,但是也没有其他办法。
 
    她可怜兮兮的说,“不过我今天不行,大姨妈来了,等我大姨妈走了,就开始努力哈。”
 
    小笨蛋啊,不会连排卵期什么都不懂吧?
 
    不过有这种福利,明灿觉得,就默默享受吧,就算等日后她懂了,他就装作还不懂就好了。
 
    呵呵,果然是走不完的永远是他明灿的套路。
 
    明灿帮她梨花带雨的小花脸擦眼泪,然后喂她喝了益母草冲剂,以沫是感觉身体暖暖的,心也暖暖的,她的明灿哥,超级无敌的好。
 
    她说,“明灿哥,那你还带我出去散心吗?”
 
    明灿宠溺的勾了一下她的小鼻子,“当然,而且是必须去,你休息一下过会儿我们就走,不然我可不敢保证,你妈和我妈谁会先赶到我们这边来。”
 
    以沫一听,立马有了精神,她怎么就没想到啊,还休息什么啊,赶紧的躲起来吧,不然等那俩妈一起过来,她肯定露馅。
 
    掀开被子拉着明灿就走,“不休息了,现在就走。”
 
    “你确定?”
 
    “确定以及肯定,必须,立刻马上走。”
 
    以沫抱着暖宝宝,两个人行李都没来得及收拾,就急匆匆的开车走了。
 
    就在他们刚走没有两分钟的时间,两辆还算低调的豪车停在了他们家门口,下来的两位贵妇,除了仲立夏和苏茉还有谁。
 
    当然是也没谁了。
 
    随后下车的两名依旧帅气不减的司机,也非明泽楷和常景浩莫属。
 
    然而,两位母亲如此着急,也没能见到怀孕的以沫,失落的坐在沙发上叹气。
 
    苏茉说,“等他们出去散心回来了,我就把我闺女接到我那边住,我好好照顾我闺女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表示很不愿意,“凭什么啊,我儿媳妇不用你照顾,我自己照顾就可以。”
 
    苏茉又说,“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见外啊,怀孕的是我闺女,她当然是在我面前比较随意,让你照顾能照顾好吗?”
 
    仲立夏反驳,“我怎么就照顾不好啊,我对沫沫那对比我自己闺女都好,你别忘了,沫沫青春期和你吵架离家出走的时候,那也是跑去找我诉苦的,足以证明,沫沫更需要我。”
 
 
    明泽楷和常景浩那也是同一个答案,“就让她住在自己家里,平时明灿照顾,坐月子找专业的月嫂伺候,你们,歇着就行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……
相关阅读